胖子同事结婚了而我还躺在地毯上不知道晚饭吃什么

胖子喜欢去很多傻乎乎的地方,

胖子的每个女朋友都长得一模一样,

胖子每隔一个月都要换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朋友,

可能只是名字不一样

胖子爱吃鼎泰丰油嘴滑舌蛋炒饭,

之后用几十张健身卡和私人教练挽回体型,

胖子没日没夜加班干大活接私活喝红牛偶尔赏我一些小活,

胖子还是很讲义气的,

胖子是个开朗活泼性格绵软的典型上海小市民,

学会抢功的那天洋洋得意,

办公室的人在深夜组队去过他家厕所和屋顶,

乌漆麻黑的补拍不知所云的场景,

胖子买过所有淘宝能买到的小资东西,

一生一次的玫瑰一生一次的戒指只要和一生沾边妥妥把钱砸出去

买了送人,送完换人,

原来一生的诅咒是跟着收礼的人而不是自己,

胖子用几千根辅助线规划一个LOGO,

把广告人的瞎矫情一个锚点一个锚点的表现淋漓,

胖子还带着个小跟班,懵懵懂懂也躲过了刀枪剑雨,却失去了音讯,

总有那些人,或好或坏总是不好不坏得活在那里,

这场戏淡出和淡入都没有报幕员提醒,

那一个个胖子们瘦子们都是我曾经的好同事,

还一直在高耸入云的办公楼里工作着,哺育着,广告中美轮美奂的生活着,

用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根白发换回大城市里的一砖一瓦一桶油,

怎么能不装饰生活,不装饰怎么生活,

假如能让所有人相信一个虚无缥缈的假相,

吃螃蟹的人毕竟还是要说服自己是真相,

但他们回家有看上去量很少的文艺饭菜,

楼下也有要么很贵或者看起来很贵的餐厅,

再不济也有狂风暴雨不离不弃的送餐小弟,

而我在这里思考幸与不幸的问题,

企图忘记口腹之欲,

盘算着松鼠落地的直线距离与雨点的自由落体,

潮起潮落留下的碎片轨迹与云开云散的必然联系,

收敛着不知所谓的情绪,

冰箱里不增不减还是那些东西,

菠菜离腐烂还有三天,今天还剩四分之一,

还没长出蘑菇的蘑菇,挑个一大一小撕扯在一起扔锅里,

胡萝卜能放一年,那就放一年,

沸煮的汤像一张张老去的旧人脸,

水汽结成水珠回到锅里,

像天上下的雨,像雨后结的云,

也许我们都在自己的锅里,

挣扎在沸水里,

腐烂之前拼着命挥洒点营养,留下些基因,好让自己的分子散播到别人的晚饭里,

菠菜和萝卜,猪肉和玉米,胖子和瘦子,

其实都在锅里,

冻了很久的炒饭正在慢慢苏醒,

微波炉的宇宙除了自转还有叮叮叮,

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的汤和昨天的还有明天的都长得不偏不倚,

晚饭吃什么和不吃什么并不是选择题,

是吃不胖的我在擅自思考虑胖子的问题

 

Please reload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20, 2017

September 14, 2017

July 22, 2017

July 21, 2017

July 20, 2017

October 22, 2015

Please reload